关灯
护眼
字体:

248.真假世界42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此为防盗章

    陈嫂看他眉头紧皱, 以为是太累,“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方灼看了眼远处与人寒暄的男人, 点了点头, “行,我先上去了。您能半小时后上来叫我吗?”

    陈嫂笑着打趣,“是要送礼物给先生吗?”

    方灼抿着嘴, 有点不好意思,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用心的为人准备礼物,就是奇葩了点。

    宴会嘈杂,二楼有点吵,方灼就去三楼找了间客房, 躺下没多久, 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 突然感觉腿上麻嗖嗖的, 是兜里的手机在震动,方灼猛地惊醒,入眼是一张戴着鸭舌帽, 胡子拉碴的脸。

    他吓得睁大眼睛,“你……”话未出口, 就被用沾着乙-醚的毛巾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方灼瞪着那张脸, 拼命在心里骂麻卖批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陈嫂掐着时间上楼, 她在二楼找了一圈没见着人, 反倒热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奇怪, 今天怎么这么热, 难不成是空调坏了?”抬头看了眼天花板,空调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陈嫂抹了把汗,正要把书房门带上,就听见窗外有人喊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楼着火了!”

    陈嫂连忙跑出走廊,从楼梯口往三楼一看,一缕火苗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坏了!先生!许少爷在肯定三楼呢!”陈嫂一边大声喊,一边往三楼跑。

    她之前看见火苗就那么一点,还以为火势不大,上去才知道,整个三楼的走廊,两边全是火,空气里还有一股很浓的汽油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干的!

    楼下的人听见“着火”,第一时间就往外跑,一路上洒了酒水,撞倒了桌子,跑掉的鞋子到处都是,余下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周猝追着陈嫂的声音上楼,刚到二楼就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的宝贝就在三楼,不过你得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。”

    周猝认出了声音的主人,“张先生,你如今戴罪潜逃,难道还想再背上杀人放火的罪名的吗?”

    张胖子笑得张狂,“虱子多了老子怕个球,少废话,给你五分钟,晚一分钟我断他一根手指。”

    陈嫂已经从三楼下来,害怕的拽住周猝的袖子,“上面全是火,还有汽油!先生我们要怎么办,许少爷还在三楼休息呢!”

    三楼的火舌已经顺着楼梯扶手和地毯烧下来,周猝在二楼将自己淋湿,冲上楼去。

    踹开第一间房门,没有,第二间,还是没有,第三间……

    此时背后已经被火焰包围,退无可退,周猝来到最后一间,他的心在剧烈跳动,呼吸间都是焚烧的刺鼻烟。

    他紧张的握住最后一间房门的门把,“咔嚓”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方灼被捆绑在椅子上,嘴间横绑着一条毛巾,脑袋无力地垂着,脚边还放着一个空的汽油桶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火像是刚放不久,火势还不大,但蔓延很快。

    周猝迈步的腿都是僵硬的,松绑时手在颤抖,绳子一松,青年就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柔软温热的身体靠在怀里,确定人还活着,周猝心里如翻滚的不安,终于停歇。

    正想把人抱起来,青年醒了。

    方灼看见屋子跳跃的火焰,立刻就清醒了,开始告状,“是张胖子干的,那傻逼说他要烧死你,还揍了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妈的,口腔内壁都破了,脸上火辣辣的疼,也不知道被那傻逼扇了几巴掌。

    周猝摸摸青年红肿的脸,打横抱起他,“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方灼第一次被公主抱,耳根通红,他晃了下腿想下地,发现双腿一点知觉都没有,麻了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经过房间卫生间时,一记黑棍挥了出来。棍子是钢制,一棍下去没把脑壳敲碎算好的了。

    方灼被敲昏过去的周猝压在下面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张胖子一棍又棍的往周猝身上打,双目鼓着,全是血丝,“要不是你老子怎么会落到今天,打死你个野种,打死你个野种,打死你打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人已经被仇恨逼疯了,反倒没注意到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方灼把手悄悄伸向周猝的手腕,摸到内侧冰冷光滑的刀片,悄悄松了口气,还好男人随时带着。

    刀片锋利无比,在刻意用力的情况下,直接划开了厚实的皮肉和脂肪。

    “操!”张胖子疼的棍子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