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7.第四十七章 地物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防盗章节购买比例为v章总数60%, 补订即可查看。

    二丫姓杜, 单名一个豌字。

    不是琬,也不是婉,是豌,豌豆的豌。

    只因当年她母亲怀她时, 见了一园子绿油油毛绒绒的豌豆苗儿。至于为什么都叫她二丫, 则是因为她头上还有个亲哥哥,杜家女孩又少,她是个稀罕物儿,所以大家见了, 都“丫丫”“丫丫”地叫。久而久之, 反倒不习惯念大名了。

    这里一直有她的屋子, 是杜嵇山要求留的,从二丫上小学一直留到现在, 偶尔大伯二伯的孩子来,要是没地方住,也去她那屋凑合一宿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进了自己的小闺房,二丫长舒了口气,急忙解开衬衫脖领处的扣子。

    上午去和平招宾馆翻译时穿的是正装,冻腿不说,还勒的人上不来气儿。

    丝袜, 衬衫, 西服, 窄裙, 一件件被二丫随性儿甩到沙发扶手上,又将盘在脑后的小发髻松开,她赤脚去柜子里翻了两件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一件是宽腿的缎子衬裤,月牙白的颜色,有松紧的裤腰,套在身上滑溜又舒适。

    另一件,是件夹棉的绿袄,旗袍样式,七分袖,尼龙面料,脖子腋下及小腿处松松地缝上一排吉祥团扣,内里怕跑棉花,还镶了藏蓝色的里子。

    中午最盛的太阳,光透过窗照进这间小闺房,印着牡丹花的浅色床单,女人半裸的身体,因为坐在床沿,腰线凹凸,骨肉匀称,皮肤细腻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时间静置,用慢动作将镜头拉长,仿佛画面演绎成了旧上海时期一支旖旎的唱曲儿,春色风光,无限婉转。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很快,一只手拿起那件夹棉的绿袄,做贼似的将身体迅速遮掩进去,及时将风景打破。

    不由得让人暗呼,大煞风景!大煞风景!

    只见换好了夹袄的二丫歪着身子坐在床边,呲牙咧嘴揉着腿:“可累死我了……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看吧,她就是这样没有情调的人。

    以前姚辉和她一起洗澡时曾说过,扁平扁平的体格,脱了衣服才发现,看头十足哇。

    当时二丫站在淋浴头下哗啦啦浇着热水,闻言低头偷瞄了自己两眼,想一想,再瞄瞄,最后不耐烦一挥手,继续冲着头上泡沫:“都长一个样,能有啥看头。”

    姚辉一口气没倒上来差点背过去,咬牙骂她:“朽木不可雕也!”

    此时,这块朽木正抄着一本“孙子兵法”倚在床头,想躲躲清净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看了扔在柜子上的,虽然都是文言文,她看的还蛮认真,正讲到火攻这一节,她不禁想这孙武可真不是一般人,连放把火都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这要换成她,哪里讲究那么多,只叉腰站在山头朝敌人一声怒吼“给我上!!”待万剑齐发,管它是东风还是西风。东风固然最好,若是西风,死了倒也壮烈。

    她这一蹙眉,伴着冬日下午懒洋洋的太阳,倒生出几分“林妹妹”的神态。

    弱风扶柳的体格,一张鹅蛋脸,细细弯弯两道眉,再往下,巧挺的鼻子,随着她呼吸两翼轻煽,嘴微张,则是二丫生的最灵的地方了,

    这页读通了,再翻一页,偶尔动一动,用右脚脚趾轻蹭左脚脚背,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看的直犯困时,楼下有人仰头大声喊:“开饭了!”

    混沌意识被惊醒,二丫这才合上书,想起来要吃年夜饭了。

    开饭时,大伯的儿子杜炜,二伯的儿子杜跃,也都从外面回来了。

    杜嵇山被搀着走到桌边,笑呵呵让大家坐:“老规矩,老大你带着两个弟弟坐对面,你们几个小的在我旁边。”

    毕竟年纪大了,就喜欢一家人热热闹闹簇拥着自己的氛围。

    就连座位,也是能看出老人用心的。

    仨儿子在对面,离自己远些,方便碰杯喝酒;儿媳妇们挨着自己,在左手,表示老爷子对她们的高度尊重和认可;剩下的孙子孙女在右手,依次是胡唯,二丫,杜炜,杜跃。

    早在胡唯母亲去世时,杜嵇山就曾说过:既然胡唯跟着杜希过,不管他姓什么,那就是咱们家的孩子。既然是咱们家的孩子,那就跟别的孩子待遇一样,甚至更好。

    不知杜嵇山是怕外人说闲话,还是真的喜欢胡唯。总之对他,是和另外两个孙子不同的。

    每每酒盅斟满,他都笑眯眯地端起来,商量着问胡唯:“咱爷俩喝一杯?”

    胡唯听了,脸上挂着笑容:“哪能让您跟我喝,我敬您。”

    杜希担忧着父亲的身体,也担忧胡唯,揪心道:“行了,差不多就行了,晚上还开车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——你不喝还不让你儿子喝,晚上你开回去一样,没看出来吗,爸今天高兴。”二伯杜甘有些吃味地紧盯着胡唯,在弟弟耳边小声说。“老三,你这儿子,养的可真值啊……”

    杜甘杜希两兄弟从小就不和睦,杜甘做生意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接触,没上过多少学,很瞧不起杜希优柔寡断的脾气,他也毫无道理地不喜欢胡唯,总私下骂这小子心眼多,喂不熟,因此话中时时不忘嘲讽弟弟的失败婚姻。

    杜希向来不和他一般见识,微微一笑,只装听不见。

    一顿家常年夜饭,热热闹闹吃到晚上八点,才纷纷起身撤桌。

    孙辈的男孩们在帮着抬桌子,收椅子,干体力活。

    厨房里,两个儿媳还有一直照料杜嵇山生活的保姆赵姨在洗洗涮涮,这下,只剩下二丫一个闲人。

    她也不好意思做个甩手掌柜,站起来要去帮忙洗碗,结果被她大伯母笑着推出去:“哪里用得上你,快去外面玩吧。”

    得了令,她说上几句俏皮话哄得两个伯母喜笑颜开,就去客厅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二丫喜欢看春晚,与大多数拿这台晚会当背景乐的人不同,她喜欢看,就是很认真在看,像是一定要完成新年里某种仪式似的,听到小品里的荒诞话,往嘴里送颗草莓,还跟着傻呵呵笑两声。

    她吃草莓的方式也蛮娇气,只吃尖,水灵灵红艳艳的小山尖,蕴藏着整颗草莓最甜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是娇生惯养的坏毛病,只因她小时候曾被送到姥姥家生活过一段时间,姥姥家在北方的一个县城,冬天冷,供暖差,很多菜都存不住。老人又节省,东西烂了也不舍得扔,只能捡好的地方吃。

    比如香蕉发黑,一般都不是从芯里黑,剥皮,白的地方还是很甜的。

    苹果有了虫眼,一般都是从内往外坏,洗净,周边的地方依旧脆生。

    几年下来,就给二丫养成了这么个吃啥都留一截的毛病,长大了也改不掉。

    “杜豌,我新弄了两部电影,过来一起看啊!”

    身后有人粗鲁推了推二丫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看电视呢。”二丫不耐烦地挣脱了下,手抓起一块花生糖,撕开,眼睛始终不离电视。

    小堂哥杜跃觉得没劲,摆弄着她的头发:“这有什么看的,明天后天还有重播呢,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二丫急了,“你别抢我遥控器。”

    杜跃论起年龄,只比二丫大几个月,虽是她堂哥,两人也最没大没小。热脸贴个冷屁股,他觉得怪没趣。

    见胡唯朝这边走过来,杜跃侧身坐在沙发背上提议道:“小胡哥,咱一会支张桌子打牌吧,杜豌不跟我玩,没劲透了。”

    胡唯双手抄在裤兜里,闻言将目光投向二丫,见她无动于衷,便爽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人家小胡哥,再看看你——”杜跃用手指重重弹了弹二丫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二丫皱眉原本想骂杜跃,一回头,发现杜跃手里握着一部新手机,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,“诶?你那是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杜跃是杜甘的独生子,从小娇生惯养,钱堆里长大的,大学毕业后不肯工作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