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9.第四十九章 地物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防盗章节购买比例为v章总数60%, 补订即可查看。

    二丫已经提心吊胆好几天了, 说不出来为什么, 总是没由来的心慌。

    她起初以为自己是饿的发虚, 可噎个面包下去,还是慌。

    姚辉路过她的工位, 走过去, 又走回来, 拽着她椅子把她拉近自己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二丫正对着镜子往眼皮上贴白纸:“左眼跳财右眼跳灾, 我这几天运气不好,沾张纸让它白跳。”

    姚辉撇撇嘴:“封建迷信要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。”

    二丫拿着一叠资料去复印机复印, 在复印机咔嚓咔嚓走纸的时候,她忽然想明白自己到底在慌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在慌胡唯。

    她怕胡唯把那天在饭馆碰见自己的事情说出去,她更怕他告诉家里人, 自己在外面跟男孩子鬼搞。

    本质上讲, 二丫有点“较真”。这个较真不是指性格, 而是指在某些大事小情上。

    她不管对外还是对内, 给人留下的印象, 向来是本本分分的孩子, 虽然有点钻钱眼的小毛病,也无伤大雅。这回给人遇上, 她犹恐自己落下个不正经的口实, 想她多胆小的一个人哪, 要被扣上这样一顶帽子, 可真是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她越想越堵, 甚是还带了点“小气”。

    气自己不该没见过世面似的,让章涛两句话就哄的脑子发昏;气那天胡唯不该出现在那里,吃饭也不挑个地方。

    就这样纠结了半天,二丫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胡唯。

    凭直觉,他不像那样多事的人。

    他和自己关系又不亲近,和个外人没两样,也没有管自己的道理不是?

    想通了,一块大石头也就放下了,二丫觉得心里通畅许多。

    正好家里来电话,要她下了班回去一趟。电话里保姆赵姨乐呵呵的,好像家中有什么喜事:“你都一个多月没回来了,你爷爷想你,记住了啊,下班就来,你不来我们晚上不开饭。”

    二丫歪头压着手机,捧着厚厚一摞资料:“好的,我下了班就去,需要带什么吗?”

    保姆拿着电话回头看了一眼,开心得很:“不用不用!你来了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下了班,二丫回家这一路都纳闷,到底发生啥了呢?

    待敲门进屋,望见餐厅那道背影,二丫才捶胸顿足地醒悟!

    中圈套了哇!中圈套了哇!

    是个约么三十岁的男人,瘦高个头,斯文面相,风尘仆仆地,脸上倦色明显,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框眼镜,伴随着他低头吃面的动作,面条热气蒸上近视镜的镜片,挂着层雾。

    二丫和杜嵇山并排坐在男人对面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杜嵇山满是关心:“够不够?不够锅里还有,再给你盛个鸡蛋?”

    男人少话,也不抬头。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过一会,杜嵇山说:“少吃点,晚上给你煮饺子,你最爱吃的白菜馅。”

    男人又是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换成往常,有人敢对杜嵇山这样不抬头地说话,早就被骂没规矩了。可杜嵇山偏偏不在乎,看着他的眼神,比对二丫还疼爱,还关心。

    老爷子还数落二丫:“你倒是说两句话啊,怎么也不吭声?”

    二丫不情不愿地挪了挪屁股:“我给你倒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这时男人倒是停住筷子,从纸巾盒里抽出张纸擦嘴。“还在姚辉那儿上班?忙不忙。”

    “就那样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就那样?”男人不满意她的回答,蹙起眉严厉道:“说话也没精神,我看还是不忙,闲的日子发慌。”

    二丫抱着腿,翻了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了,男人靠在椅子里,开始和她诡异对视。

    二丫也不怕他打量自己,就坐在那大大方方让他看,怕他看的不清楚,还把头发往耳后掖了掖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。

    杜嵇山见怪不怪,还站起来把空间留给两人:“你俩坐,我去看看阳台那花儿,该浇水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,餐厅就剩下二丫和他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男人先问:“回去看过姥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钱还够花吗?”

    “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头还冷,别穿露脖子的衣服,回头哮喘犯了遭罪的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怒了,伸手啪地一下重拍桌子,二丫没准备,吓得王八似地一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话呢!你什么态度!”

    二丫也急了:“什么什么态度?你看看自己什么态度?审犯人哪?”

    杜嵇山从阳台直起身来,一手拎着一只花苗,隔着玻璃直揪心:“你俩好好说话!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气焰被老爷子压下,短暂停战。

    男人摘下眼镜,开始低头擦镜片:“你现在大了,有些事爷爷想管,也是心有余力不足,但是你不能因为没管束,就随心所欲。”

    二丫虽然有些莫名其妙,但没反驳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在一些事情上,你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嘎?

    “女孩子在外头,跟男朋友相处,也得适度。”

    二丫脸上不敢表露不悦,心里想,这人别不是在荒郊野外待时间长了,憋出什么毛病才好。

    多新鲜呢,半年多没见面,见了面就给自己上课,说的还都是不着边的事情,二丫心里不大痛快。

    男人见她态度不友好,心头火又拱起来:“你也不用跟我装傻充楞,我知道我管不了你,你也不听我管,二十四了,在外头谈恋爱这很正常,但是要注意形象……”

    二丫眼神开始飘忽,在桌子上找来找去。

    “你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找到了!

    二丫拿起一瓶杜嵇山平日里吃的大脑保健药,倒出两粒推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一愣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二丫很认真的看着他:“吃药啊。”

    男人倒抽一口凉气,拧眉怒目,猛地又一拍桌子:“杜豌!”

    二丫不甘示弱,抓起一只擀面杖,也学着他在桌面猛敲了下:“杜锐!!”

    气势比他还嚣张,动静比他还大。

    男人没预料到她来这手,被吓得脸一颤。

    二丫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笑,被她叫做杜锐的人恨道:“姑娘家家不知羞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羞了?我没偷没抢,行的端走得正,哪里不知羞了!”她嚷嚷的震天响,脸憋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羞大晚上的和人在饭馆外头搂搂抱抱瞎嘀咕?”

    二丫心里暗呼不好,依旧气焰滔天:“你是看见了还是听见了!那是我同学!我跟我同学说两句话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!要是都跟同学那么说话还了得!欠管教!”

    二丫气的呜呜直哭:“我就是欠管教!从小没爹没娘哪有人管我?一张嘴只知道说别人不知道说自己!我就是跟男人在外头搂搂抱抱那也是自由恋爱!我喜欢,我高兴,不像你,三十多岁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邋遢的要人命,发际线秃到头顶上!”

    杜嵇山听了急急从阳台扔下花跑出来,痛呼:“杜豌——怎么这样说你哥哥!”

    “杜锐,你,你也不该这样说你妹妹!”

    老爷子着急上火啊!

    本来是一对亲兄妹,该是这天底下最亲最近的关系,都怪他啊,让两个孩子从小分开,这十多年了隔阂还是在,再见面,还是像仇人似的。

    都说小孩子吵架不能当真,可这哥俩是真的句句都往人心窝子里捅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

    杜嵇山情绪激动,这当哥哥的,不晓得维护妹妹的面子,这当妹妹的,也不知道哥哥的心哪!!

    之前提过,杜家老四有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如今和二丫吵得面红耳赤这位,就是她一直没露面的亲哥哥,杜锐。

    兄妹俩差着六岁,往二十年前倒腾,也算是一对儿相亲相爱的小哥俩。

    那时在西安,已经是大孩子的杜锐牵着杜豌,带着她在小院里逛啊走啊,抱着她看楼下大人打麻将听树上蝉儿鸣,别人逗一逗,问:这是谁家的娃娃啊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