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50.第五十章 地物冻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防盗章节购买比例为v章总数60%, 补订即可查看。  雁城, 2010年。

    今天是春节, 腊月二十八那天下了场大雪, 路上被融雪剂撒的泥泞,哪里都灰秃秃的。

    恰逢出门高峰, 环桥堵车, 一个个都像蜗牛缓慢挪动着屁股, 叫人心生烦躁。

    二丫坐在车里, 无聊用手指刮着玻璃上的霜,见桥下商铺家家挂红贴福, 不由得冻的缩脖子叹气:唉——

    又要过年了。

    上午在和平招宾馆有个会,商务贸易洽谈,年下翻译人手不够, 二丫去打野工, 一场跟下来给两千块钱, 这钱不挣白不挣。

    她原是个半吊子翻译, 当年高考成绩不好不坏, 顶尖的学府够不上, 普通一本大学倒是能挑挑,问她想学啥, 她说啥都行。家里人给她出主意, 继承你爷爷老本行, 读工科?她一翻身, 懒得像头驴, 只说,不爱算术。大家又说,那学财会吧,小姑娘毕业了做财务工作,稳定。她又一翻身,头往被里一蒙:不爱数钱。

    说了好几个,姑奶奶上嘴皮碰下嘴皮一一否决,最后家里人摔了课本,这也不干那也不干,真是没人能管得了你了。

    说完,头上绑着冲天揪,穿着花裤子的二丫从床上翻身而起,抄起当年报考手册胡乱一指,对着外国语学院说:我要学这个。

    稀里糊涂混入大学生队伍,天天早上眼睛没睁开就从被窝拉起来晨读,寒冬腊月蹲在图书馆背单词语法,二丫万万没想到当初无心选择的专业能让她这么遭罪,她开始后悔啊,难过啊,双眼饱含泪水天天扒艺术系窗根儿想转系去学画画啊,奈何家里就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原话是这么讲的:“供你吃供你喝,学校自己挑的,专业自己选的,我们谁都没干涉你,现在你也是大人了,大人嘛!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!”

    数九天,二丫抽着鼻涕,抱着一盆刚从水房收回来的衣服边走边哭。

    负啥责啊负责,她上学比别人早一年,生日都没过呢。可哭归哭,第二天顶着俩核桃眼睛还是得老老实实去上课。晚上打着小台灯在寝室看漫画,她还安慰自己:算了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。

    就这么稀里糊涂念完了大学,身边同学大抵是出国深造或者备考公务员想去机关抱个铁饭碗,这样一来就显得竞争颇为激烈了。

    二丫站在人潮洪流中左右观望,抄起小椅垫,拍拍屁股做了个决定——

    回老家!!!

    大城市竞争着实惨烈,吾等归乡投身建设方是大计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她做起了交传翻译的行当。

    雁城是个二线重工业城市,经济发展相对落后,竞争力也小一些,何况这行的圈子就这么大,翻译嘛,业务能力都差不多,用谁都是用。二丫出挑就出挑在名校毕业,形象好,又有股机灵劲。

    所谓机灵,就是会看眼色,晓大局。

    像她们这种挂在中介公司没有固定饭碗的翻译,多是由人介绍,某某饭局上提起哪里有业务,提一句,“哎,我认识个人,xx学校毕业的,博览会我们展台连续几年都是她在做,能力很强。”说完,趁热打铁将对方名片或者联系方式推荐给雇主,还要在耳边低声补一句,你放心,我们公司常年合作,你就说是我让你联系她的,比外面那些翻译公司价格要低——

    都是跑江湖借人情的买卖,见二丫来了,对方也会说一嘴,之前刘姐将你介绍给我,说你不错,可要好好干呀。

    二丫和雇主谦虚笑着,嘴上答应着一定一定,待事后拿了报酬,就会抓住机会买个礼物,送给这位帮她联系业务的中间人。

    有时是一瓶香水,有时是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送的时候,她还蛮会说,也不明着感谢人家帮忙介绍这单生意,只和对方讲美容,说天气,一来二去关系近了,两人坐在咖啡厅里,人家觉得她还算是个情商高的,就会说些家长里短的亲近话。

    什么老公不做家务孩子又是叛逆期不听话呀,什么婆婆难伺候不给好脸色啊,二丫一个在家里好吃懒做的姑娘,连正经男朋友都没有,哪里能真正理解这些处于“上有老下有小”的中年烦恼,听了,只会配合着点头,人家叹气,她也叹气,人家抹眼泪,她就及时递过两张纸巾。

    待人家倾倒完心里垃圾,就会反问她,你家里父母是做什么的呀?你是外语学院毕业的,怎么没想过留在大城市?

    这时,二丫则忧愁地皱起眉,很伤感的模样:“我父母在小时候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寥寥几句,就给对方构画出一个年幼失了双亲,全凭自己双手奋斗闯出一片天的积极小青年形象,说的对方同情心泛滥,临走时,还不忘挽着手鼓励她:“你放心,我们会展中心这样的对外招商每年都有,遇到合适的机会我帮你多推荐,但是你也得自身努力,把水平再提高提高,人家问我,也好说的出口。”

    从业两年,攒下些资源,虽没出人头地,可二丫的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。

    有刚入行的同事眼红,私下骂她谄媚,难听话说尽:年纪轻轻的小姑娘,忒会人情世故,一身市侩气,呸!

    都是些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,初出茅庐,都清高好面子,观念里自己仍是世界中心,尚未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感受划入重点。

    殊不知那些窝在办公室的老油子们心中道:你们这些娃娃呀,人家能左右逢源是心胸,至于市侩,那是本性。

    在社会这样的大熔炉里,自身能力过硬是敲门砖,更能吃的开的,可不就是二丫这样嘴甜会来事儿的姑娘?

    可——

    提起这二丫,这些老油子们心里也纳闷。

    固然她性格开朗,可这个年纪,那张能说会道的伶俐小嘴,那双沉静流转的灵动眼神,确实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世故。

    这样的孩子,要么就是家中父母做生意,从小耳濡目染。

    要么,就是从小吃过大苦,逢人讨眼色,心里自卑哪!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!!!”

    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硬是被二丫捂着嘴生生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扭身用纸巾揉了揉鼻子,心想,这是哪个又在背后念叨我?

    这一日上午召开的洽谈会是与航空方面有关的贸易合作,为答谢外商投资中午有个冷餐招待,一桌的凉菜甜点,二丫吃不惯这些西式玩意,端着盘子咂咂嘴,没啥胃口,腻腻歪歪地只等着散会回家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每年春节她都去她爷爷家守岁,一大家男女老少敛巴敛巴凑上十来口子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捱到结束,二丫从宾馆出来吹着口哨,喜气洋洋开着自己那辆小红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说起她这台车,当时还鸡飞狗跳折腾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起因是她坐公交崴了脚,脚踝肿的小馒头高,天天在家疼的眼泪汪汪,她爷爷看孙女可怜,脑子一热,就提了句:“要不,给你买台车?”

    二丫原本愁眉苦脸的,一听这话,眼珠锃亮。

    但是车这个东西,越看越超出预算,原本想着搞一台三四万块的手动挡代步,最后看着看着,就变成了落地将近十万的简约舒适型。

    存折里没那么多啊,二丫又是个抠门的性格,哼唧了半个多月,最后她爷爷心脏受不了了:“哎呦快别盯着路上看了,买吧,买吧。不够,我给你添。”

    二丫一拍大腿,心想我就等你这句话呢!

    就这么着,祖孙俩合资了一台小汽车,才上路几个月,二丫很是宝贝。

    从外环桥下来,拐进一条两侧都是老旧黄墙的宽敞路,这条路通往郊区的学校家属楼,因为这条路少有人烟,等红绿灯时,二丫警觉瞥了眼后视镜,发现身后还跟着一辆车。

    相较她这台脏兮兮的不同。

    是辆很低调的黑色大众,车身锃亮,十分干净。

    大概是察觉到前头有人在看,黑色轿车方向盘一拐,停到她并排的车道上,落下车窗。

    只见驾驶座的人裹着大棉迷彩袄,一身朴素,正微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二丫连忙也把车窗降下来,嘴里呵出团团冷气:“你怎么才回来?”

    那人笑容灿烂,似乎与她很熟:“单位抓壮丁,跟领导一起送温暖去了。你干什么去了?打扮的可够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二丫嘿嘿一乐,知道他指的是她车屁股上贴的那对小春联:“今年本命年,要搞点红冲冲灾。”

    是了,她今年二十四,正属虎,是本命年。

    绿灯亮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人朝她颔首:“你先走,我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二丫点点头,先窜出去,紧接着,身后那辆车向给她护航似的,俩人一前一后驶进路尽头的家属区大门,停在一幢灰色楼前。

    小李比了个五。

    二丫咋舌:“这么贵?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托人买的呢。”

    二丫低头看看自己口袋里的诺基亚,默默走回座位,开始打水擦桌子。

    “哎,杜豌,你也买一个呗,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手机吗,我亲戚在店里能给优惠。”小李隔着工位挡板殷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