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5.第十一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凌靳一路进得颇为顺遂, 几乎是没撞见什么人, 便摸进了青木真人的府邸。

    月光影影绰绰,依稀能瞧见床上躺着个人, 弓腰缩背, 身体蜷缩。

    青木真人就这般毫无反抗之力地躺在凌靳的面前,好像只要凌靳稍稍上前几步, 便可以轻而易举地了解掉仇人的性命。但就在这时, 本该上前的凌靳却微微皱眉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 向门外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青木真人这般贪生怕死之人,如果当真是真气尽失, 绝无可能如此疏于防范,让人轻而易举便能潜入他的府邸。更不要提还这般毫无防备之心地背对人躺着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, 这一切都是青木真人预谋好的,目的也不过是请君入瓮。

    见凌靳欲逃, 原本还在床上躺着的青木真人蓦地翻身起来,对着凌靳的背影冷笑了几声,接着似是往庭院的中心随手丢了颗石子。庭院中的景色便如石子落入湖心般泛起涟漪, 直将凌靳整个人卷入了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此幻境名为魇。

    被卷入魇中的人,往往会在幻境中瞧见自己生平最为惊惧的事情。若是你妄图去改变魇中的场景,那么你所使用的所有功力便会悉数反噬自身。而若是你一味沉浸于惊惧之事无法自拔, 便会渐渐被魇吸收, 最终成为魇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么些年来, 青木真人利用魇对付过的人不计其数, 因此魇的力量在青木真人的手中,可谓是到达了顶峰。

    而凌靳在魇中所瞧见的场景,便是赵冰妍在比武招亲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对于赵冰妍比武招亲一事,凌靳也多有耳闻。他本打算今夜杀完青木真人以后,便回去紧盯着师兄,不让他踏出房间半步。怕也正是因为如此,此事成了他内心中最为惊惧的事,从而为魇所利用。

    入魇中。

    凌靳瞧见赵冰妍正在比武招亲,场面热闹非凡,众人推搡着、谈笑着,口中所道无一不是若能娶了这赵氏之女会有如何的好。

    “这赵氏之女,美貌天下无双,若是能娶了她,真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那可不是,若是娶了这赵氏之女,这偌大的赵氏一族岂非尽归于手?天底下哪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?”

    “可谁能有这个实力啊?不知是青木宗的首徒陶泽予、逍遥派的大弟子路渊、灵柩宫的长老阴阳子还是青木宗的前首徒顾陌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众人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凌靳猛地扯过适才说笑那人的衣领,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:“师兄心悦之人乃是我,如何会上去比武招亲?”

    猛地被人提起衣领,那人似是被吓得不轻,手遥遥地指向比武台的方向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可、可是,台上那人不正是青木宗的前首徒顾陌么?”

    凌靳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,只见顾陌头戴道冠,身着玉白色祥云踏鹤锦色道服,脚踏羽缎短靴,神情淡然自若,如清风明月,世间万般事物无一能拨动他的心弦。唯有台上的赵冰妍远远瞧他一眼时,凤眸中才会有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耳边不时还传来一些人轻声的议论:

    “青木宗的前首徒顾陌不是一直对赵氏之女念念不忘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此人好生奇怪,顾陌会出现在此处又有什么好奇怪的?他二人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若非当年出了些意外,只怕是他顾赵二人的孩儿都出生了吧?”

    “论实力,在场的诸位还有谁能敌得过顾陌的?只怕是今天呀,这第一啊,非顾陌莫属喽!”······

    凌靳闻言便乱了心神,当下飞身上台,抓住顾陌的手就要带他走:“师兄,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处?快随我走!”

    顾陌却充耳不闻,只满脸陌生神情地瞧着凌靳,一双凤眸还威胁似的眯了眯:“滚开!我本就同冰妍情投意合,若非我俩大婚那日你强行带走了我,我们早就成亲了,如何会等到今日?如今我难得有机会能够同冰妍再续前缘,你凭甚以为我会跟你走?”

    闻言,凌靳攥住顾陌的手越发收紧,眼眸紧紧地盯着顾陌,一眨不眨:“可在断崖下的那些日子,师兄明明说是愿意接受我,愿意同我在一起的。”

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