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6.第十二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顾相只装作听不懂, 也不搭腔, 笑吟吟地开口道:“皇上贵为九五之尊, 若是不想割舍, 便不必割舍, 哪里用顾忌旁人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爻帝指着棋盘上顾相的卒悠悠说道, “你瞧,这过了河的小卒在拼命往前,分明是在威胁于朕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说笑了。”顾相冷静自持地说道,“皇上适才也说了,炮可隔山打牛, 车可横冲直撞, 而卒一次只可前进一小格, 如何能威胁得到皇上的车和炮?”

    爻帝没有说话, 只是默默将棋盘掉了个个儿,后又指着顾相这半面的棋盘说道:“爱卿你看,卒一次虽然只能前进一格, 但是它的同伙却有众多, 这棋盘上五个卒齐头并进, 朕只怕是自己的车和炮难保啊!”

    爻帝这般似真似假地感慨完, 又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:“说起来, 这棋局还是爱卿走的呢,单不知道这卒的走势, 同爱卿有无关系了?”

    顾相一听, 心知再不能装傻, 连忙跪下:“臣心中所想的,唯有为皇上分忧,再无其余念头,求皇上明鉴。”

    爻帝冷哼一声,抬手将棋局掀翻,那些个碧玉的棋子顿时“骨碌骨碌”滚落下地,迸溅开来的碎玉散了满地:“若无爱卿手笔,三皇子妃能将差事办得如此漂亮,赢得满潮州城百姓的民心?朕不信。”

    身为帝王,最为忌惮的有两件事:一是自己年纪渐长,而自己的孩儿却一日日地羽翼渐丰,与朝中的重臣勾搭在一起;二便是有人比自己更得民心。

    不巧,这两件事周韫俱占了。

    故而爻帝无法不对他生起提防之心。更遑论顾相这个老狐狸还将自己的嫡长子嫁给了三皇子,真要算起来,爻帝觉得自己可能也并非是这个老狐狸的对手。若是顾相也是站在周韫那边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今日爻帝此举,即使在表达不满,同样也是在试探,试探顾相是否当真是已经选择了站队。

    顾相悠悠叹了一口气,将头伏得更低:“皇上此行治理潮州水患,为何选择派三皇子去,而不是更看好的大皇子和二皇子?而老臣爱子如命,为何却替陌儿选择三皇子,而不是大皇子或者二皇子?这其中的原因是同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恕臣直言,大皇子同二皇子皆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,唯独是三皇子却不可能。皇上明白登上那个位置有多凶险,老臣亦是明白。若是一朝落败,只怕下场较常人更为不如。老臣不愿陌儿去赌,也不忍心见陌儿遭受那般危险,故而才选择了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若老臣当真如皇上所猜测的那般,想要陌儿获得那个无比尊贵的位置,为何不直接选择大皇子亦或者是二皇子,如此一来,其背后的势力加上臣,岂非更加胜券在握?”

    顾相此话说得可谓极其大逆不道,但爻帝也毕竟老了,有时候他也希望有人能够对他说一些这样“大逆不道”的话来。

    听到顾相这么说,爻帝面上虽然不显,心里却已经放下了对周韫一般的猜疑,也就终于愿意却见一见人了。

    出乎爻帝意料的是,周韫并未同他所料想的那般,一见面便将他自己背地里所掌握的证据给自己呈现上来,也并未开口邀功说他自己此次差事办得究竟有多么的漂亮,而是开口请辞:“父皇,边境之处多戎狄来犯,孩儿右手已废,难以再持笔,孩儿愿往边境之处,持刀杀敌。”

    爻帝不清楚周韫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,却也不想轻易开口放人,他总有一种直觉,若是此次放了手,今后再想拿捏住他这个儿子,只怕会越发不容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爻帝笑着开了口:“不急,你适才才办完潮州水患的差事,正是应当好好休息的时候,去边境之事不急,可在京城多修养几日。”

    周韫微微垂下眼睫,遮去了眼眸里的那一抹讥笑:“父皇,在潮州治理水患时,孩儿曾对着佛主起誓,若是潮州水患得以解决,百姓能够不再忍饥挨饿,孩儿愿此生再无子嗣。后来,潮州水患果然解决了,而孩儿,亦不会失约。”

    若说当时周韫还不过是对着佛主起誓,眼下对着爻帝这般说,那便是承诺此生不会再有子嗣了。

    爻帝自然也是知道所谓的佛祖显灵事件背后的真相的,也知道这件事乃是他想要护着的两个好儿子干出来的好事。周韫当着爻帝的面这般说,也就是在告诉爻帝,因为你想要护着的那两个好儿子,我此生都不会再有子嗣,也就自然不会去争那个皇位,你大可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听到周韫这般说,又想到顾相先前所说的话,爻帝终究也是有些心软了:“罢了,你既想去,那便去吧!只是边境之处多苦寒,不似京城这般温暖,你若去了,不要后悔便成。”

    周韫微微颔首:“孩儿知晓,必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因了周韫的请求,顾陌回到京城不过短短五日,便又要重新准备启程上路。

    临出发前,周韫前来顾府拜别顾相。当然,除了拜别,也还有旁的许多事物要交代。就这般,周韫同顾相在顾相的书房里商讨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待周韫再次出来时,天已擦黑,仿佛被人泼了盆墨般,除却天上的星星散发着点点的光芒,再不见任何的光亮,就连月亮都是朦朦胧胧的,瞧不真切。

    周韫出来后便沿着后花园一路信马由缰地走着,也不知走到了何处,听见两个上了年纪的洗衣婆子一边捶打着衣服,一边在闲谈。

    一个年长一些、头发花白的婆子说:“造孽哟!这大公子回来才多久就又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稍年轻一些,瞧着不过四十左右的婆子冷嗤了一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