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1.鬼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隔壁卖寿衣的刘大爷家养了条狗,平常这时候最喜欢追着街上那些流浪猫玩,而此时整条街道都是空荡荡的,别说狗叫,连蚊子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外面黑漆漆一片,四周阴风刺骨,司静不急不缓的来到算命的桌前坐下,脸色平静,“大姐要算哪一方面?”

    祁越额前冒着汗,一直瞄着胳膊上那只冰冷苍白的手,不时咽着喉咙。

    扶着祁越,孕妇并没有进去,依旧站在门前咧嘴笑着,“我要算我这一胎能不能顺产。”

    司静看了眼堂前挂着的祖师爷画像,跟着偏过头看着孕妇道:“可以,你把你生辰八字给我,不过这种算卦要收五百块一次。”

    话落,孕妇依旧扯了扯嘴角,声音尖细,“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了司静,后者却不由多看了她眼,“大姐不进来坐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孕妇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抬手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,“我喜欢站着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司静也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真的认真算了起来,她先是用卦盘算了下,排了十几分钟的盘,才在黄纸上画下一道符,跟着穿过一条红绳,起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戴在身上,一定能保你顺产。”

    祁越后背全是冷汗,胳膊都凉了一半,他转过头也嘿嘿笑着,“是啊,到时候不准可以退钱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道黄符,孕妇又慢慢咧开嘴角,“不收钱可不行,万一你们走了呢?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起,街上突然刮起了阵阵阴风,司静笑了笑,上前一步拉住祁越的胳膊,“那大姐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门口朦胧灯光下,孕妇那张圆润的脸廓忽然变得苍白消瘦起来,那咧开的嘴角渐渐咧到耳根后,一双血红的眼睛里渐渐流出血迹,声音尖锐,“我想要你们的命!”

    尖利的声音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,随着那尖利的五指猛地刺来,司静抬起一脚就把祁越推开,而那只利爪在距离她一指远时却突然倒退回去,就跟碰到什么烈火一般。

    猛地摔倒在门边的祁越不由捂着胸口一直往店里退,他怀疑他这师妹就是在报复他!

    一等那个孕妇退后几大步,司静就捏住手里那道黄符,霎那间,符咒顿时燃起火焰,而那个孕妇也尖着嗓子在地上打滚,刺耳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破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司静算过,孕妇说的生辰八字的确是她自己的,不过她早在五年前就死了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化成了红厉鬼,可能她以为自己死了就能随意报生辰八字,可惜,人有阳八字,鬼自然也有阴八字,那道符就是用她的阴八字画的,怪只怪她太轻敌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那孕妇依旧在地上打着滚,四周阴风大作,地上的祁越也捂着肚子爬了起来,一边心有余悸的来到司静旁边,可正当他预备说什么时,那个孕妇的肚子突然动了!

    顷刻间,一只黑色的小手突然刺破肚皮冒了出来,司静脸色大变,随手拿起桌上一把桃木剑就冲了出去,可不等她靠近,那只小手突然把孕妇的肚皮撕裂,随着一个血红色的身影从里面钻出来,那个孕妇的身影也渐渐消散,嘴角还带着一抹满足的消息。

    司静没有犹豫,抬起桃木剑就猛地朝那个肉球捅去,可对方却突然朝旁边一滚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大了起来,最后竟是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不过他眼睛全是白色的,嘴里长着利齿,就这么桀桀看着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静退后一步,心底有些沉重,是她低估了背后之人的歹毒用心,没想到那红厉肚子里还有个鬼娃,吸收了母亲的怨气,几乎已经到了摄青的地步!

    “小姐姐,你来陪我玩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男孩的声音稚嫩又飘渺,不等司静往后退,一眨眼身边就多个了身影,手腕猛地一疼,她瞬间用另一只手用桃木剑刺去!

    身影一闪,小男孩又出现在她五米处的地方,嘴里流着血桀桀的看着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静捂住几乎被咬断的手腕,立马转身往店里跑,可一瞬间,那个身影又顿时出现在她背后,双手死死抱住她脖子,伏在她耳边桀桀笑着道:“小姐姐来陪我玩啊……”

    司静顿时滚到了地上,身上只有一把桃木剑,她只能反手朝那鬼娃脑门上拍!

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