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39.大结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v章购买比例不足百分之六十将显示防盗章, 七十二小时后恢复正常  踩着柔软的羊毛毯, 司静跟着他一路来到一间房门前,李锣没有进去, 而是对着她客气道:“司小姐直接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司静愣了下, 跟着便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,这是一间书房,里面弥漫着一股墨香,司静以为, 像这种有钱人身上应该弥漫着铜臭味才对。

    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,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衫,背影清冷随意, 手里拿着一本书却抬头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许是听到了脚步声, 男人忽然慢慢转过身,待看到司静时,眸光一闪,,“司小姐请坐。”

    闻言, 司静这才慢慢来到那张棕色沙发上坐下,也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今天司静穿了件白色T恤, 露出一截细白的胳膊, 纵然素面朝天那双眼睛却格外清澈, 见过的人多了, 这种“单纯”的小姑娘他的确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来到她对面坐下, 他一边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根雪茄, 整个人随意靠在沙发上,淡淡道:“听说司小姐还会算命,果然是真人不露相。”

    他语调清淡,硬朗的轮廓上也没有什么情绪,司静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,干脆只是随意回道:“一点皮毛而已,唐先生的别墅区应该也花了大心思吧,我这点鸡毛蒜皮又怎够看。”

    话落,唐霆却不由多看了她眼,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耿直。

    “生意人,对这些自然会比较在意。”他靠在那手里夹着一根雪茄,目光淡淡扫过对面的女子,淡淡一笑,“不过司小姐也不必妄自菲薄,你不如就看看我的面相,在下也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这人情绪波动不大,司静自问看不透这人心里的想法,只能从他面相上看,盯了半天,娇眉越发紧皱。

    第一次被一个人女人这样直直盯着看,而且还真只是单纯看他的脸,唐霆眉梢微动,依旧任由她一直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……以后会很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,唐霆连个眼神都没动,这个他自己也看的出。

    “不过唐先生夫妻宫富有光泽,隐隐泛红,看来最近会遇到您的正缘,不过您这个感情好像有点波折,似乎会遇到人的阻拦,但没有您的生辰八字,其他在下也看不出其他。”司静盯着他脸认真说道,她可没有说谎,上次明明没有,今天竟然有了。

    话落,对面的人顿时眉梢一挑,惊奇道:“不瞒司小姐,近日刚好有个相熟的师傅也这样说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吸了口烟:“只不过若真有那个人,那个阻拦的人最好不要出现。”

    他语调依旧很平静,可最后一句话莫名带着抹寒意,司静眨眨眼,不知闻到什么,忽然看了眼他手里的雪茄,“蓝果?”

    蓝果是种药草,用于治疗失眠多梦,这人的烟里全是一些药材构成,如果司静没有闻错,这个唐先生的睡眠质量一定很不好。

    闻言,唐霆倒是随手夹着烟笑了声,“司小姐果然厉害,其实在下今日请你来,只是想请教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但说无妨。”司静眨眨眼,莹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。

    说到这,唐霆却是垂下眼眸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,声音清淡,“如果一个人只剩最后一口气,不知可否能回天?”

    书房里很安静,司静坐在软软的沙发上不由娇眉轻蹙,“这个得看情况,若生机全无只靠药物吊着,这种病人自然难以回天,除非用一些邪门歪道之术,不过这种违逆阴阳的因为最好不要做,我说这些也只是想告诉唐先生,生死有命,但如若还有的救,在下能帮自然会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司静已经猜到这个唐先生家里肯定有人病了,上次拿血灵芝肯定也是为了救人,只不过这个唐先生背后明显有高人,这样就救不了,可见那人一半是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她清脆的声音响起在跟前,唐霆没有说话,靠在那盯着桌面沉默了半响,硬朗立体的轮廓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,整个书房好似就这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静扫量了整个书房一眼,忍不住又开始羡慕起来,以后要是她有钱了也要给师父弄间这样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有需要在下一定不会客气,司小姐不妨留个电话,这样日后联系也方便些。”唐霆说完也愣了下,这似乎是他第一次问人要电话。

    闻言,司静却有些不好意思的眨眨眼,“我没有手机。”

    唐霆: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看起来就像个没毕业的小姑娘,一双清澈的大眼里满是认真,完全让人联想不到刚刚那闻烟识药的专业性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刚准备去买手机的。”司静不由解释了一句,她发现这里人人都有一部手机,要是她没有的话,会不会太另类?

    看她那副认真解释的模样,唐霆终于忍不住笑了,说了句让她等等,跟着就迈步走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司静有些责怪祁越,这人太小气了,连个手机不肯给她买。

    唐霆回来的很快,手机还拿着几个小盒子,跟着就一一摆在司静面前,声音低沉,“你看看喜欢那种?”

    盒子里都是各色各样的手机,司静眼前一亮,不过又故作矜持的看了对方一眼,“无功不受禄,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对上她那双认真的眸子,唐霆又靠在那微微一笑,“司小姐见外了,我们是朋友,朋友之间礼尚往来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他神色有所缓和,看起来倒比之前亲和不少,司静犹豫片刻,最后还是抵御不了诱惑,从里面挑了个最大屏幕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挑了一个,唐霆笑了笑,跟着又带她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楼下的祁越正坐在那吃水果,一边和李锣聊着天,互相探底,直到这时楼上下来两道人影,他才立马起身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送你们回去。”唐霆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司静又抱拳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看到她手里的大手机,祁越一脸懵逼,可见司静二话不说走在了前面,只好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,一旁的李锣才凑过来恭声问道:“老板,这祁越倒是比他妹妹要精明不少,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调查他们的底细?”

    话落,唐霆只是直接转身往楼上走,声音冷漠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锣就没有再说话了,只是有些好奇他们老板竟然送了那个司静一个手机,而且连说话的语气都那么客气,看来这一对兄妹是真有点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家后,祁越听完司静的话,差点没骂人了,他这师妹也真好骗,现在高科技发达,要是人家在手机里安了什么定位软件怎么办!

    司静才不理会他,就算有那什么定位软件又怎么了,她行得正坐的直,又不会去偷鸡摸狗,才不怕被人定位,她查了,肯定是她师兄嫉妒她这个手机比他的好,所以就想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!”祁越靠在太师椅上气的胃疼。

    司静坐在那摸索着她的新手机,被祁越念久了也有些动摇,无亲无故就拿别人的东西,这样的确是不好,这样吧,她有时间配副药给那个唐先生,看看能不能彻底根治他的失眠症,算是还了他这个因果。

    “那个姓唐的鬼主意多着呢,人家一根头发丝都比你聪明,你跟他玩,迟早被人给卖了!”祁越越说越气,一边摇着扇子,不知看到什么,顿时拿扇子一扇,“哪来的蜜蜂!”

    司静撇撇嘴,不想去理他,只是不知看到什么,骤然起身盯着那只到处乱飞的蜜蜂。

    见她神色不对,祁越也认真的坐了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蜜蜂还在空中嗡嗡乱飞,司静皱皱眉,“偷鸡摸狗。”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牙签,手腕微动,两指间的牙签瞬间从那只蜜蜂身体穿过,直直将它钉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这蜜蜂阴气好重。”祁越走过去闻了闻,神色逐渐凝重,“居然是吃死人肉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司静也很好奇,她没有得罪过谁,为什么会有人派这种蜂来探查她们的行踪?

    不等她想明白,这时门外突然间走进一个穿着灰色马甲的年轻人,他很白,那种毫无血色的白,眉宇间带着股戾气,身上阴气颇重,可见经常与阴事打交道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让祁越眼珠一转,顿时又笑着迎上去,“这位帅哥是算命呢?还是看相啊?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装修,花圈店已经被改成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,虽然摆设都非常廉价,可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,男子瞟了他眼,目光微冷,“现在骗人的神棍太多,请问两位师从何处?”

    话落,司静不由眼神微变,倒是祁越依旧一脸笑意的摆摆手,“无门无派,自己修行而已,帅哥要是不相信我们,那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男子又目光阴冷的扫了他眼,许是看到了墙上那只被钉住的蜂,轻哼一声,却是径直来到茶桌旁坐下,声音冰冷,“想让我信你们可以,那你们就算算我今日是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说到这,司静正准备上前,祁越却是挡在她身前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:“误打误撞一个意外,如果得罪了这位大哥,那我们就先说声对不起了。”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